A股网

浙江女首富又遇官司,股票质押纠纷判赔9.3亿

发布时间:2020-02-13  来源:  作者:木木

文| ?实习生 汪弘量

编|鹿鸣

本文由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开年以后,ST新光再度迎来一笔债务。

据近日西南证券发布公告,西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南证券”)与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光控股”)的股票质押纠纷案以西南证券一审胜诉结束。

公告显示,法院判决西南证券对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享有合计9.3亿元的债权,并在债权范围内对被告新光控股质押的1.75亿股新光圆成股票折价或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但据新光圆成2020年1月12日收盘时的股票价格来看,这1.75亿股票的总值仅为3.45亿元。

负债9亿,股票仅值3亿

2020年2月11日,西南证券发出一份关于代资产管理计划涉及诉讼的进展公告。

公告显示,西南证券作为“西南证券鑫沅质押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管理人,按照该资管计划委托人指令,于2018年11月16日代表该资管计划提起诉讼,申请新光控股就新光圆成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承担违约责任。

目前,该案件一审已告结,法院判决西南证券对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享有合计9.3亿元的债权及70万元的律师费债权,并确认原告西南证券在上述确定的债权范围内对被告新光控股质押的1.75亿股新光圆成股票折价或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但从新光圆成2020年1月12日收盘时1.97元/股的股票价格来看,这1.75亿股票的总值仅为3.45亿元,尚未达到8亿元本金投入的一半。西南证券在公告中表示,作为该资管计划的管理人,仅严格遵照委托人指令处理相关事务,案件的最终诉讼结果由委托人实际承受。

针对此事,分别致电新光控股和周晓光本人,前者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尚未复工,无法接受采访;后者则表示“不清楚这个事情”。

据相关判决书显示,该案件源于2016年5月,新光控股与西南证券所签订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协议中,约定双方同意依据本协议的条款和条件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

随后,双方先后分别签订三份《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协议书》,新光控股向西南证券质押5771万股、8047万股、以及6389万股新光圆成股票,分别融入资金3亿元、4亿元和3亿元,购回期限为3年,购回年利率为6.9%,付息方式为每自然季度最后一个月的20日付息,违约金率为每日千分之一。

2017年10月11日,西南证券与新光控股签订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部分购回协议书》,新光控股购回了部分股票,购回金额为2亿元左右,其中包括本金2亿元,利息79万余元。2018年9月20日,新光控股未按照约定支付融资本金的利息。两月后,西南证券将新光控股告上了法庭。

原浙江女首富已遭市场禁入

据介绍,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涉及饰品、高端制造业、地产、互联网、金融、投资等多个行业。其创始人周晓光1962年11月出生于浙江诸暨,1978年涉足商海,曾为浙江女首富,被誉为“饰品女王”“中国最励志的女企业家”。据此前媒体报道,2017年由张译、殷桃等主演的电视剧《鸡毛飞上天》,其中女主角原型即为周晓光。

2018年胡润百富榜上,周晓光、虞云新夫妇以220亿财富排名第139位。但自2018年9月起,新光控股的债务危机开始逐渐凸显,自2019年以来彻底爆发。仅仅一年过去,这对夫妇就跌下了富豪榜。

种种压力下,2019年4月3日晚间,ST新光发布公告称,母公司新光控股及其下属全资子公司义乌市新光贸易有限公司、上海富越铭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希宝实业有限公司从自身财务、资产状况、债务情况、生产销售、行业前景、产业结构等方面分析,均属于可适应市场需要、具有重整价值的企业,故新光控股及其下属3家重整子公司于2019年4月3日分别向金华中院申请重整。

上海富越铭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新天国际经济技术合作(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天国际”)77.78%的股权,因新天国际不能清偿拖欠新光控股的到期债务且缺乏清偿能力,故新光控股已向金华中院申请新天国际重整。

到目前为止,ST新光尚未公布上述公司的破产重整方案。

而在近日,虞云新、周晓光又遭到市场禁入。

2020年1月7日,因安排、指使新光控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关联交易事项、上市公司违规担保事项今晚开什么码54期、共同借款事项,不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情节严重,证监会对虞云新、周晓光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同日,ST新光公告宣布,周晓光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战略与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审计与监督委员会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虞云新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总裁职务、战略与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辞职后,周晓光、虞云新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截至该公告披露日,周晓光未持有公司股份;虞云新持有股份占公司当前总股本的6.89%。

计提负债40亿引业绩“大洗澡”质疑

创始人离开后,ST新光仍有一堆“烂摊子”留待解决。

据此前《红周刊》报道,截至2019年8月21日,新光控股债权人的实际申报总金额为539亿元,其中担保债权147亿元,普通债权392亿元可确认债权总金额37.46亿元,待确认债权金额501亿元(有76亿的债权不予确认)。

巨额债务带来了接连不断的诉讼。天眼查显示,ST新光子公司总共有超过300条诉讼信息,其控股股东新光控股则被起诉超过90次。据不完全统计,ST新光自2018年以来至今共发布12份公告,以说明上市公司及旗下子公司重大诉讼的情况,重大诉讼涉案金额总额高达77.33亿元。其中大量案件涉及ST新光为新光控股提供连带担保或债权转让,以及旗下子公司互保等行为。

据ST新光发布的2019年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为44亿元至49亿元,其中,上市公司因考虑各项担保、诉讼及一审判决情况计提预计负债41.58亿元,导致报告期业绩同比大幅下降。2020年1月23日,深交所为此下发关注函,要求ST新光说明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预计负债进行业绩“大洗澡”的情况。对此,ST新光目前尚未回复。

业绩预告中还提到,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公司对外担保金额合计67.50亿元,其中未履行审批程序担保金额30.57亿元。担保事项已涉诉8起,涉及金额53.20亿元,其中一审已判决2起,涉及金额2.20亿元。

该公司控股股东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资金占用余额14.54亿元,控股股东已于2019年4月25日被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破产重整,目前重整尚在进行中。控股股东拟通过共益债方式筹措资金,归还上述占用资金。截至2020年1月22日,新光控股共益债筹资事宜尚在履行有关审批程序中,占用资金尚未向ST新光归还。

另外,该公司于2018年4月向丰盛控股有限公司预付的诚意金10亿元尚未收回,该款于2018年5月被控股股东违规用于借款质押,现已涉诉待判决。




上一篇:这家公司切入千亿美金赛道,巴菲特极力看好的领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