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网

“华为金牌供应商”大富科技业绩跌18倍 多元化之困

发布时间:2020-02-12  来源:  作者:木木

原标题:“华为金牌供应商”业绩跌逾18倍 大富科技获纾困资金能否触底反弹

在宣布获得60亿元纾困资金后,深圳市大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00134.SZ,下称“大富科技”)竭力对外释放公司即将“触底反弹”的信号。公司还为实控人孙尚传量身定做了一个故事――其醉心于实业、丝毫不懂资本,却在一场定增中误签下兜底协议,最终被资本做局、陷入资金危机。

但这个故事中未提及的是,实控人之所以签下兜底协议,主要源于多元化的设想和做法。2019年天线宝宝38期前述定增始于2016年,大富科技通过非公开发行募资30亿元,投向OLED等热门领域,在此之前,大富科技并购了相关领域子公司。

最终的结局是,大量并购标的常年未完成业绩承诺,公司业绩被严重拖累。2017年,大富科技对华阳微电、大盛石墨、三卓韩一计提减值合计2.74亿元;2018年、2019计提减值戏码再次上演。不仅如此,多家子公司尚未补足业绩补偿款,大富科技还被卷入多起诉讼中。

计提减值

“2019年公司预计亏损4.2至4.25亿元,同比下降1800.40%-1820.65%。”2020年1月15日,大富科技发布业绩预告时,市场一片错愕。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净利润为4813.13万元,同比增长169.17%。对于业绩为何预亏,大富科技总结三个原因:子公司停业后的计提减值、收购标的预付款无法追回,以及参股公司业绩持续疲软。

去年12月11日,国内首只由地方政府+金融机构(AMC)+产业资本+私募基金共同组建的纾困基金框架确定。根据当日大富科技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配天投资与中国信达深圳分公司以及蚌埠相关政府投资平台共同签署债务重组框架协议,本次交易包括债权收购及债务重组和基金投资两个部分,交易总额不超过60亿元。

在这之后,大富科技实控人孙尚传一直忙于接受媒体的采访。通过他的叙述,人们似乎看到的是一个兢兢业业做实业的企业家,不幸陷入资本做局,最终在行业周期性下行中被迫陷入资金危机。为回报投资者,大富科技选择了最难的自救道路――寻求重组。而一旦公司现金问题得到解决,大富科技将乘5G风口之势,业绩大涨。

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简单。根据公告,大富科技对大凌实业计提减值、提供借款总计1.39亿元;对于重庆百立丰科技未返还预付款计提剩余坏账损失约6300万元;大盛石墨业绩未达预期,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约2.9亿元。

2020年1月17日,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此次减持与前述回答相悖之处。2019年年初,大富科技在2018年年报中,对连续三年未完成业绩承诺的大盛石墨计提了300万元减值,并称“按持股份额享有的大盛石墨预计可收回金额为5.26亿元”,而今却对该项目计提高达2.9亿元减值。

还有业绩波动大,也是引发质疑的原因之一。2017年大富科技亏损5.12亿元后,2018年通过出售子公司实现扭亏,2019年又出现大幅亏损。深交所要求公司对此解释并回答,是否存在跨期计提减值准备进而调节利润。

1月23日,大富科技在回复函中阐明了计提减值的过程,并坚称:“2019年减值计提合理充分,2018年对大盛石墨计提少量减值准备合理,不存在前期计提减值不充分或跨期计提的情况。”

多元化之困

2010年,大富科技登陆创业板,无疑资本市场为公司此后扩张壮大提供了加速度。资料显示,公司是射频行业龙头企业,华为基站射频产品金牌核心供应商。但近三年来,大富科技一直是深交所问询的“常客”,其子公司频频暴雷可谓“甩不掉的包袱”。

一个显著的例子是,2019年11月,大富科技披露,子公司大凌实业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价值2280万元的财产被法院冻结,大凌实业因此停产。仅是这一项目带来的借款坏账损失最高将达到1亿元。今年1月23日,大富科技宣布大凌实业终止在新三板挂牌。

但更大的风险还在后头。根据大富科技最新的问询回复函,大盛石墨、三卓韩一、大凌实业原股东方未能按期履行业绩承诺,涉及金额2.83亿元、1.07亿元、8000万元。

大富科技如今的危机始于2015年,彼时公司通过对大盛石墨、三卓韩一、大富光电、大凌实业的增资,分别进入石墨及石墨烯新材料、智能终端高分子新材料、OLED、无人驾驶(摄像头模组)等领域,希望通过多元化战略来扭转公司经营颓势。

但仔细梳理便会发现,大富科技自2011年上市来,业绩鲜有上涨。其中2011年、2012年、2015年、2017年,归母净利润均出现同比下滑,下滑幅度分别为25.4%、202%、82%、510.5%,其中还有两年出现亏损。

如此成绩让投资者很难将这家公司与“华为金牌供应商”联系起来。公开资料显示,大富科技创建于2001年,主要从事移动通信射频器件及射频结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与华为、苹果、爱立信等通信行业龙头企业保持稳定合作的关系。

按照大富科技的解释,其所处行业周期性强,4G火热时主营业务爆发上涨,而后沉寂一段时间。如今在5G即将来临之际,公司作为行业龙头又将迎来新的发展。

祸起兜底?

大富科技的本意是通过多元化发展,以抵御行业周期性带来的业绩不稳定性,这也是为什么大富科技实控人孙尚传2016年要为了30亿元募资签下兜底协议。

2016年,大富科技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34.5亿元,投向研发中心及总部基地建设项目,柔性OLED显示模组产业化项目,精密金属结构件扩产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USB3.1Type-C连接器扩产项目。

根据孙尚传的说法,大富科技目前危机的根源在于,其在签下兜底协议后遭遇了大盘暴跌、行业周期性下行,债权人于是要求他提前兑现兜底承诺,导致控股股东大富配天出现债务违约。

但这似乎并非是一个简单的醉心实业的企业家被骗的故事,纾困资金的进入也并不意味着公司“触底反弹”。显然,大富科技目前面临的困境不仅仅资金链危机,而是如此多暴雷的子公司,究竟要如何处置?暴雷到何时才是尽头?公司尚未给投资者一个合理解释。

股吧中有股民如此解读:“市场不买账的原因就是,为解决债务问题进来的,一个是专做不良资产的,一个是国资的,而且还有股债结合的,唯独没有产业基金。即新资金来缓解当前实控人资金紧张的局面,意味着其随时可能减持套现。”

当然,对大富科技来说也不是全无希望,随着其债务危机逐步解决,以及行业的景气度的回升,尤其是随着5G商用正式拉开帷幕,大富科技将迎来一些新的机会,比如,按照测算,5G基站数将是4G的4倍以上,即至少将增至2000万个,由此对该公司的基站滤波器的需求量会有所提升。




上一篇:IPO前夕二股东变更 浙最小城商行湖州银行闯关A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