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网

易联众回复深交所:不存在关联方占用资金行为

发布时间:2020-05-26  来源:  作者:木木

每经记者 赵李南 每经编辑 梁枭

5月20日,易联众(300096,SZ;昨日收盘价7.7元)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表示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通过融资租赁业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行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易联众的主营业务主要是从事医疗领域服务,具体包括定制软件及IC、技术服务和系统集成及硬件,这三项业务占了易联众2019年度营收比重的94.36%。

那么为何易联众会介入与其主业关联度不高的融资租赁领域呢?对此,易联众表示:“该公司(即融资租赁公司)成立初衷是为了充分利用上市公司在医疗卫生、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业积累的优质客户资源。”

事实上,易联众融资租赁业务的部分客户并不属于医疗卫生领域。值得注意的是,易联众融资租赁业务中有一位客户——漳浦县三星旅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漳浦三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同时漳浦三星与易联众实际控制人张曦的妹妹张华芳所控制的公司存在资金往来。

漳浦三星两次失信被执行

“除此之外,以上相关客户与公司5%以上股东、董监高及其关联方均不存在其他关联关系或资金往来,不存在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况。”易联众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有这样一句表述。

上述表述中,“除此之外”几个字与易联众开展的融资租赁业务有关。

漳浦三星为易联众的融资租赁客户,2017年至2019年,易联众与漳浦三星的融资租赁交易金额分别为5000万元、6000万元和6000万元。

易联众表示,漳浦三星拥有漳州滨海火山地貌国家地质公园(火山岛风景区)开发经营权,包括一山、二岛、三海湾的开发使用和保护。经过实地走访、风险调查后认为,其经营情况良好,未来平均客流量预期会出现稳定增长,因此决定与其开展融资租赁业务,累计合作3笔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漳浦三星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间接股东陈以光于2018年12月被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了《限制消费令》,原因是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执行其与漳浦三星之间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出人意料的是,在法人已经被限制高消费的情况下,漳浦三星仍于2019年4月提前清偿了易联众的融资租赁业务全部租金。而后,漳浦三星向易联众提出6000万元的融资租赁业务申请,双方于2019年4月18日签订了《融资租赁合同(回租)》。

为何提前清偿借款后却又再次续借?为何不等到2019年5月29日到期后还款续借?记者并未在问询函回复中找到这一疑问的答案。

此外,启信宝信息显示,2019年5月5日及2019年10月12日,漳浦三星曾两次失信被执行。

融资租赁款余额已收回

值得注意的是,在已经官司缠身,法人被限制高消费、即将失信被执行的情况下,漳浦三星提前清偿租金的钱从何而来?

易联众在公告中披露,提前还款的6000万元来自于厦门建德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建德),而且该公司为易联众的关联公司。

启信宝信息显示,厦门建德的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法人独资)”,其股东为一家香港企业。易联众在公告中称,该公司此前由张华芳及其配偶共同控制。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9年2月厦门建德进行了工商变更,删除了张华芳的董事职务。

张华芳为易联众实控人张曦的妹妹,而在与漳浦三星发生6000万元的资金交易时,厦门建德由张华芳及其配偶实际控制。按照交易所的相关规定“解除关联关系后12个月内,仍认定为关联方。”因此,在2019年4月时厦门建德仍然是易联众的关联方。

“张华芳及其配偶有意收购漳浦三星股权,经双方协商,为缓解漳浦三星资金紧张问题,保持漳浦三星日常经营稳定,2019年4月25日,张华芳及其配偶通过其原共同控制的厦门建德开发有限公司向漳浦三星转入6000万元,而后漳浦三星用于向公司归还到期的融资租赁款。”易联众称。

对于厦门建德与漳浦三星的这笔交易,易联众表示,当时无论是易联众还是旗下的融资租赁公司均“不知悉”。“直至2019年年报审计期间公司开展融资租赁业务自查及配合年审会计师核查融资租赁业务时才取得上述资金往来的银行转账凭证。”易联众在公告中表示。

公告同时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易联众应收漳浦三星的融资租赁款余额为6498.51万元,目前已经收回。“其中5620万元由漳浦三星的关联方山东金慈航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与漳浦三星同受济南紫宸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控股)代为偿还,剩余878.51万元的还款来源为漳浦三星自筹资金,非来源于公司5%以上股东、董监高及其关联方。”易联众在公告中表示。




上一篇:国轩高科筹划“易主” 神秘接盘方有望5日内“官宣”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