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网

天赐材料减值“蹊跷”:募投项目“难产” 营运资金承压

发布时间:2020-05-26  来源:  作者:木木

存货减值比例远超行业平均水平,募投项目迟迟无法达到预期收益,天赐材料真实经营状况值得深究。

四季度计提大额存货跌价损失引发公司全年业绩下滑,2019年,天赐材料(002709.SZ)实现营业收入27.55亿元,同比增长32.44%;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632万元,同比下滑96.42%。

与天赐材料不同,2019年,同行业上市公司存货减值计提占比不高,且计提科目存有明显差异。

上市至今,天赐材料已累计募集资金21.03亿元,累计分红为1.98亿元,不足募集资金的10%。截至2019年年末,天赐材料投入各类项目的建设资金超过20亿元,却迟迟无法达到收益预期。

存货减值“蹊跷”

2019年,天赐材料共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29亿元,其中公司计提存货跌价损失1.25亿元,约占当期毛利润的17.68%。

年报中,天赐材料表示,受正极基础材料(选矿业务)相关产品市场价格下行影响,公司在年末计提较大额存货跌价准备。

根据年报,天赐材料的正极基础材料主要为氧化锂和磷酸铁锂。

天齐锂业(16.200, -0.14, -0.86%)(002466.SZ)、赣锋锂业(46.750, -0.60, -1.27%)(002460.SZ)均从事氧化锂产品生产业务,当升科技(24.020, -0.16, -0.66%)(300073.SZ)、杉杉股份(10.910,-0.11, -1.00%)(600884.SH)和新宙邦(38.340, -0.56, -1.44%)(300037.SZ)存有磷酸铁锂生产业务。

2019年,天齐锂业未计提存货跌价损失,赣锋锂业计提2145万元,当升科技、杉杉股份和新宙邦分别计提存货跌价损失377万元、5569万元和211万元。

对比之下,2019年,赣锋锂业和杉杉股份计提的存货跌价损失相对较多。

但需要指出的是,截至2019年年末,赣锋锂业和杉杉股份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23.66亿元和13.66亿元,计提的存货跌价损失占当期存货账面余额的比重分别为0.97%和4.1%。

截至2019年年末,天赐材料存货账面余额为7.37亿元,存货跌价损失占比高达16.96%,远超行业平均水平。

2019年,赣锋锂业和杉杉股份计提的存货跌价损失主要为库存商品。而年报附注显示,2019年,天赐材料新增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中,公司新增计提的原材料减值准备金额为5589万元,新增计提自制半成品减值准备金额为5627万元、新增计提库存商品减值准备金额为1237万元。

2018年年末,天赐材料存货余额由3.32亿元增至7.21亿元,同比增长117.17%。其中,公司原材料账面余额由9648万元增至4.25亿元,同比增长340.51%。

天赐材料表示,2018年,公司存货余额同比大幅增长,主要是由于采购锂辉石原矿及电解液业务的客户以存货抵货款所致。

2017年年底,天赐材料及下属子公司宜春天赐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原名“江西艾德纳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宜春天赐“)存有应收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陕西沃特玛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统称”沃特玛)款项1.52亿元,其中包括应收账款1786万元,应收票据1.34亿元。

2018年3月,天赐材料及子公司与沃特玛及相关方签订协议,约定沃特玛及相关方向天赐材料给付存货以抵偿欠公司货款。经评估机构评估,上述存货评估值为1.39亿元(不含税),增值税进项税额 2202万元,金额1.61亿元。

在收到沃特玛抵债的电芯和电池组后,宜春天赐将其收到的电芯平价转让给天赐材料,由天赐材料将电芯全部用于子公司中天鸿锂清源股份(7.000,-0.03, -0.43%)有限公司(下称“中天鸿锂”)生产低电量的电动三轮车用电池组并出租。

2019年,天赐材料原材料账面余额由4.25亿元下降至2.92亿元,但自制半成品的账面余额由8580万元增至2.68亿元,同比增长211.63%。

按照天赐材料执行的会计政策和会计估计,公司将存货分为原材料、包装物、低值易耗品、在产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

颇为巧合的是,2019年,天赐材料用于承接沃特玛抵偿存货的两家子公司均出现大额亏损。其中,宜春天赐的净利润金额为-6490万元,中天鸿锂的净利润金额为-3693万元。

一个细节之处在于,2019年,宜春天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为1440万元,与公司净利润严重背离。上述信息表明,2019年,宜春天赐大概率存在较大规模的资产减值损失。由此产生的疑问是,2019年,天赐材料计提的存货跌价损失是否完全由正极材料所引发?公司收到的沃特玛抵偿存货是否同样存在减值情形?

更进一步地,如果天赐材料的存货减值主要源自沃特玛的抵偿存货,那么这实际上意味着天赐材料对沃特玛的应收项目最终依旧形成坏账,天赐材料通过应收项目转存货的形式“人为”延缓业绩“爆雷”的时间,这无疑是对公司业绩报表的一种刻意修饰。

募投项目“难产” 营运资金承压

统计数据显示,自上市以来,天赐材料已累计募集资金21.03亿元,其中公司直接融资金额为11.77亿元。截至2019年年末,天赐材料2014年上市以来累计实现净利润13.76亿元,公司累计分红1.98亿元,分红占直接融资比例不足20%,占总融资金额比例不足10%。

2015年11月和2017年7月,天赐材料分别以定向增发方式募集资金2.47亿元和6亿元。其中,公司2015年定增资金主要用于收购东莞市凯欣电池材料有限公司(下称“东莞凯欣”)100%股权。按计划,2014-2016年,东莞凯欣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金额分别不低于1400万元、1680万元和2016万元;但事实上,2015年和2016年,东莞凯欣实际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金额分别为717万元和-606万元。

天赐材料2017年的定增募集资金主要用于30000t/a电池级磷酸铁材料项目(下称“30000t/a磷酸铁项目”)、2300t/a新型锂盐项目、2000t/a固体六氟磷酸锂项目(下称“2000t/a六氟磷酸锂项目”)以及补充流动性资金。

按规划,上述项目均应于2018年12月前建设完成。其中,30000t/a磷酸铁项目预计实现年营业收入4.59亿元,实现净利润2015万元;2300t/a锂盐项目预计实现年营业收入4.27亿元,实现净利润4352万元,2000t/a六氟磷酸锂项目预计实现年营业收入1.3亿元,实现净利润1604万元。

2019年4月,天赐材料发布了《关于变更部分募投项目的公告》。公告指出,天赐材料拟上调30000t/a磷酸铁项目和2000t/a六氟磷酸锂项目的投资规模。其中,30000t/a磷酸铁项目总投资金额由1.78亿元提升至2亿元,2000t/a六氟磷酸锂项目投资金额由1.26亿元提升至1.45亿元。

同时,30000t/a电池级磷酸铁材料项目建设周期延长至2019年9月,2000t/a六氟磷酸锂项目延长至2019年6月。在项目盈利预测中,天赐材料表示,30000t/a电池级磷酸铁材料项目和2000t/a固体六氟磷酸锂项目的预期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69亿元和1.52亿元,实现净利润3723万元和1815万元。

然而,截至2019年年末,天赐材料上述30000t/a磷酸铁项目和2000t/a六氟磷酸锂项目工程进度分别为82.21%和91.62%,依旧未达到预期可使用状态。

截至2019年年末,公司固定资产账面价值约为18.16亿元,在建工程账面价值约为3.68亿元,分别较上市前增长358.58%和466.15%。2018-2019年,天赐材料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999万元和1166万元,公司业绩增幅明显小于固定资产增速。

受此影响,天赐材料资产收益率持续下滑。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天赐材料的净资产收益率(扣除/平均)为8.06%,总资产净利率为7.5%。2019年,公司净资产收益率已下滑至0.42%,总资产净利率下滑至-0.56%。

更重要的是,由于经营回款无法覆盖资本开支,近年来,天赐材料现金流量状况持续吃紧。

现金流量表显示,2017年起,天赐材料的经营活动现金流持续不佳。2017-2019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934万元、-3.18亿元和-1841万元。同期,公司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金额分别为3.31亿元、7.75亿元和2.72亿元。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天赐材料货币资金账面金额为2.99亿元;同期,公司有息负债金额超过13亿元,包括短期借款7.38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13亿元、长期借款2.1亿元。

2020年4月28日,天赐材料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投资2.89亿元用于年产10万吨锂电池电解液项目。公司预计,上述项目建成后,将实现年均营业收入14.16亿元,实现净利润7709万元。

在现有资金状况下,天赐材料有能力完成上述项目投资吗?

针对文中所涉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向天赐材料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得到公司回复。




上一篇:82家券商携项目“备战”创业板注册制 头部券商IPO承销份额或将进一步提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