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网

迎来新对冲工具 公募基金获准参与信用衍生品交易

发布时间:2019-12-02  来源:  作者:木木

迎来新对冲工具 公募基金获准参与信用衍生品交易

在公募基金之前,投资上更为灵活的基金专户产品去年年底已经开始试水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交易商协会公布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一般交易商名单中,6只产品均现身其中。

上周五,证监会颁布《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指引》,允许除货币基金之外的公募基金以风险对冲为目的,投资信用衍生品。中国基金业协会也同时推出《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估值指引(试行)》这一配套规则。

在信用违约频频发生的当下,公募基金通过在投资品种层面引入信用衍生品等风险对冲工具,可以更好地管理投资组合的信用风险。

制度上打开空间之后,公募基金是否愿意试水信用衍生品,多数基金经理表示目前仍在观察,待这一市场流动性及投资收益率上满足公募基金需求,再考虑参与信用衍生品市场。

公募基金引入信用对冲工具

公募基金信用风险管理有了新的对冲工具。

为了丰富公募基金风险管理工具,满足公募基金风险管理需求,提升公募基金行业管理信用风险的能力,证监会1月15日发布《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指引》。

《指引》共11条,一是明确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以风险对冲为目的;二是明确货币市场基金不得投资信用衍生品;三是要求基金管理人应当合理确定信用衍生品的投资金额、期限等,同时加强信用衍生品交易对手方、创设机构的风险管理;四是要求在定期报告及招募说明书中详细披露投资信用衍生品的相关情况;五是明确规定参照行业协会的相关规定进行估值;六是强化基金管理人及托管人职责;七是明确老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应当依法履行适当程序。在此基础上,基金业协会也制定了《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估值指引(试行)》办法。

多位基金业内人士均预计,公募基金正式参与信用衍生品投资仍需时日。

“既有的公募产品如果没有在投资范围里预留信用衍生品这一空间,还需要召开持有人大会。新发基金可以直接将信用衍生品纳入投资范围。不过,对于风险比较高的信用衍生品,监管层都会要求基金公司正式投资之前,相关的制度建设、风控流程网上五分彩可靠吗包括投资系统都要跟进,这也需要一段时间。”一家基金公司风控部人士分析。

一家基金公司督察长也持类似的观点:“公募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还有很多前期准备工作要做,比如在交易商协会取得备案资格,与创设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银行签相关协议等。”

在公募基金之前,投资上更为灵活的基金专户产品去年年底已经开始试水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交易商协会公布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一般交易商名单中,浙商基金旗下的浙商基金-上海银行绩优1号资产管理计划、浙商基金-渝富睿丰1号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以及兴银基金旗下的兴银基金-兴运14号资产管理计划等6只产品均现身其中。

根据相关规定,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参与者应向交易商协会备案成为核心交易商或一般交易商。核方正证券心交易商可与所有参与者进行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交易,一般交易商只能与核心交易商进行风险缓释工具交易。核心交易商包括金融机构、合格信用增进机构等。一般交易商包括非法人产品和其他非金融机构等。

“一是当时法规仍未放行,二是公募基金对流动性要求比较高,所以,在参与步伐上比专户慢一点。”上海一位债券基金经理如是解释专户产品投资动作早于公募基金。

债券基金经理关注流动性和投资性价比

信用衍生品是指符合证券交易所或银行间市场相关业务规则,专门用于管理信用风险的信用衍生工具。

2010年10月,交易商协会发布《银行间市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试点业务指引》及其配套文件,并推出了两款信用风险缓释工具。随后几年,因为信用债市场未曾打破刚兑,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发展一度停滞。2018年信用债市场爆雷不断,10月下旬,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帮助民营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后,央行以及银行间市场积极响应,多单挂钩民企的CRM产品创设,引起极大关注。

过往无法投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公募基金经理多数对这类衍生品关注度不高,未来是否投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更多取决于市场流动性及收益上是否具有性价比。

“长期来看,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会对信用风险管理起到很好的作用,但短期而言,目前信用衍生品市场并不成熟,市场定价不够完善,一些民营企业债实际收益率扣除保险费用之后,收益率较为一般,例如去年发的一批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和市场同类债券相比不具吸引力,对于有明显瑕疵的民企债,相对较高的保险费用无论对买卖双方都不划算,信用衍生品市场发展还需要时间。”深圳一位债券基金经理分析。

一家基金公司总经理也指出,当下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更大的意义在于缓解民营企业一级市场发债难题,但这类品种在二级市场上交易不活跃,缺乏有效定价,市场上也不会很快出现统一的定价模型,很多基金公司也暂时不具备投资信用衍生品的经验,估值风控建设也需要时间。

“有了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碰上违约债券不会全部亏掉,或者前两年先赚信用利差,后两年买CDS做保护,从这个角度而言,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有可取的空间。”上海一家基金公司固定收益投资总监认为,关键因素仍是信用衍生品市场能否真正成长起来,目前国内银行间市场由商业银行主导,机构投资者行为高度一致,大家都预期有违约风险的债券,不会有机构对其创设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这一点和美国不一样,美国债券市场参与主体多元化,具备愿意承担高风险的投资者。未来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待市场定价及流动性符合要求之后,再看看是否有参与的机会。

“最关键是看信用债加上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之后,收益上是否仍具性价比。”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固定收益负责人说,例如,基金经理买入一手收益率在7%~8%的信用债,加上2%~3%成本的信用缓释工具,剩下4%以上的收益,收益率依旧高于国债,这类定价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就具备吸引力。“对冲风险需要成本,若是成本过高,债券基金也需要衡量是否需要对冲风险。”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上一篇:巴菲特忠告中国股民-首批公募基金年报披露 基金经理看
下一篇:没有了